正文部分

战场精灵:腓特烈大帝的普鲁士轻步兵

尽管线列步兵是当时战争的主力力量,但是在日益开放的战场上,那些走出线列阵型外的轻步兵也有自己的重要意义。

在面对匈牙利骠骑兵和克罗地亚边防军的战斗中,腓特烈大帝不得不改变自己对轻步兵认识的偏见,毕竟对于严格强调纪律和服从的普鲁士军队,轻步兵经常使用的战术风格并不与之相符。

腓特烈用手杖训斥克罗地亚山民

这些内容我们可以从腓特烈本人的手札中获悉:“那些骠骑兵和克罗地亚山民只对不了解他们的敌人有威胁,实际他们只有在劫掠辎重时才会勇敢作战……”、“对付骠骑兵可以使用火炮轰击数次,而面对山民可以让龙骑兵和骠骑兵来驱走”。

普鲁士的人口和资源不足

但在最后他也承认,这些令他讨厌的士兵也造成了一定的伤亡,所以腓特烈决定要在进攻战中引入轻步兵的掩护。在腓特烈的计划中,正面线列步兵以坚实而沉稳的进攻面对敌人,而侧翼布置轻步兵加以掩护。

普鲁士军队和他们简易搭建的战地工事在敌人接近崩溃时,让龙骑兵和骠骑兵以紧密阵型执剑杀入,完成克敌。

平日行军中,轻步兵将通常位于整支队伍的前端和后部,同时担任侧翼的警备巡逻。来到驻扎营地后,轻步兵将分组行动,确保覆盖营地四周,保证各处的安全,或者深入到敌人占领的地区进行侦查和警戒。

腓特烈二世和他的将军们

快速反应也是腓特烈大帝一直强调的军队能力,轻步兵在此方面十分胜任,但大帝对此并不信任,除了运用轻步兵、骠骑兵来快速应对敌人外,他还会雇佣外国间谍来侦查。此外,他还告诫部下们一个称职的长官要尽可能做到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其他人”。

说道腓特烈对轻步兵的态度,一桩轶事不得不提。1761年,腓特烈看到自己一名猎兵趴伏在地寻找射击目标,其身上有一处枪伤,显然是被克罗地亚边防军所伤,而他也准备以暗处狙击的方式报复对手。目睹此景后,腓特烈大帝走到猎兵身边,激烈地斥责他的做派像个土匪,并要求他站到平地去,像个普鲁士人一样战斗!

腓特烈二世画像

另一桩轶事则更为传奇,一次腓特烈大帝在战场驰马,无极1注册地址他发现一名克罗地亚边防军正躲在树后瞄准他,对此大帝不慌不忙地来到对手前方,用手里的拐杖指着大骂,在对方被数落的抬不起头后,若无其事地策马离开。

这些传闻或许有些杜撰的成分,但确实反映了当时战争风潮中,军人对狙击手有着一定的蔑视,以及大帝本人对轻步兵的部分偏见。

当然要言归正传的是,七年战争后,大帝通常会用轻步兵掩护自己的线列主力,并且吸引敌人第一波的火力输出,这一做法还被后来沿用到法国大革命的战争中。

猎兵是腓特烈大帝主要的轻步兵,但不同于奥地利从克罗地亚山民直接征召部队的做法,普鲁士的猎兵依然经历了严格的训练,或者说在普鲁士的军队中并没有天然形成的士兵,猎兵或许有着狩猎的经验或者在山林生活的基础,但依然要接受军纪的锻炼和磨砺。

1740年11月,骑马作战的猎兵被普军设立,他们在战斗中通常是普军的向导和快速反应力量。步战的猎兵则在1744年7月建立,期初只有150人,直至1784年才扩大至10个连的规模。1773年,四分之三的普鲁士轻步兵依然装备着普通的滑膛枪,而在实际作战中他们并不能足够匹敌奥地利的轻步兵。

自由军团是腓特烈大帝轻步兵的另一支主力,特别是在七年战争中,他们发挥了很多作用。自由军团的成员通常是雇佣军和外国来的流亡者,他们的成员都是十分不可靠,大帝本人对他们也印象极低,把他们视作炮灰。

早期的普鲁士军队

甚至还下令,一旦当中出现溃逃时,普鲁士部队都可以将他们射杀正法。为了报复萨克森人1760年在柏林犯下的劫掠罪行,腓特烈大帝曾经烧毁过萨克森在胡贝图斯堡的皇家猎场,其执行者主要就是由自由军团担任,相比要严肃军纪的普鲁士人,他们成了大帝不脏手的马前卒,各个自由兵团的命名经常也会简单的用其长官的名字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