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韩女子职业棋士会:日新月异的时代倍感围棋珍贵

  原文来自:韩国《围棋月刊》 李荣栽

  “嗯”…接受采访很好,但我希望不是以我,而是以女子职业棋士会为主角,和管理者们一起接受采访怎么样?“当记者向新任韩国女子棋士会会长李知炫四段提出采访要求时,她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通常,采访都是自己成为主人公的舞台,但李知炫表示“这是绝对不能自己做的事情”,将自己以往的功劳归咎于包括女子职业棋士会委员团在内的同僚职业棋手等帮助者。

  记者:在采访栏目中很难看到的画面,一共有5位女士来了,请各自介绍一下在女子职业棋士会担任的职务。

  李知炫四段:大家好~我是担任女职业棋手会会长的李知炫。

  文度媛三段:我是担任副会长的文道元,去年担任了女子职业棋士会的总务,今年接到李知炫会长的召唤,身负副会长的重任,肩上的担子很重(笑)。

  金惠敏九段:我是最后一个加入女子职业棋士会的的金慧敏,没有特别的职务。开玩笑的,其实我担任职业棋士会的副会长一职,我有点担心能不能担任好女子职业棋士会的管理者,到目前为止还不错。

  权周利二段:我是负责总务的权周利。我是第一个参加女子职业棋士会的,在中国学围时就接到了李知炫会长的提议。 虽然知道会长真的是很好的人,但是一起工作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事情,所以也稍微有些苦恼(笑)。

  李裕真二段:我没有特别的职责…… 今年也是首次担任管理人员。

  李知炫:李裕真二段是为了在女子职业棋手会上融入多样的年龄层而特别引进的。

  这时在旁边有人说:“裕真不是‘颜值担当’吗~?”

  记者:一团和气啊,进入正题,可以介绍一下韩国女子职业棋士会的发展吗?

  李知炫:1995年,有14名女子职业棋手的时候,创立了女子职业棋士会。第一任会长是南治亨初段,她当了10年左右的会长,为女子职业棋手们服务。虽然是会长但实际上是服务性的岗位。从2005年开始,李英信五段、尹泳珉三段等前辈棋手以2年为任期前后担任了女子棋士会会长。看到这一点,我也认为应该为后辈们做点事情,但最后以因为忙于育儿而推延了下来。之后以“如果不是现在,会变得更辛苦”的想法担任了该职务。

  记者:女子职业棋士会会长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决定的呢?

  李知炫:首先,女子职业棋手会长不是选举产生的。其实之前都是由各个年龄段觉得合适的人自发负责的,除了之前提到的几位前辈外,无极1注册地址朴志恩九段、朴志娟五段等后辈棋手最近引领了女子职业棋手会。

  记者:此次女子职业棋士会受到关注是因为成功成立了“2020年女子联赛热身赛”。

  李知炫:首先我想告诉大家,以前女子职业棋士会也进行过各种活动,包括军队围棋普及,或者在弘大、乙支路等地举行“街头围棋庆典”。如果说有不同点的话,之前女子职业棋士会主要致力于围棋的普及性,现在,随着女子职业棋手的人数增加,棋手们伸张权益方面的内容也有所增加。韩国女子职业棋士会不仅要进行围棋普及活动,还致力于增加职业棋士的最大权利和基本对局机会。

  记者:这是第一次做会长,应该也会有很多苦衷吧。

  文度媛:站在选手的立场上参加比赛和主办(?)的立场还是有很大不同。要考虑缩小赞助商和选手之间的差距,给围棋迷们带来快乐的方案,协调不同意见并不容易。包括李知炫会长在内的管理人员都辛苦了,女子职业棋手们也帮了我很多忙,所以首次大赛就弄得很好。 只是因为准备时间短,所以留下了遗憾,我想更认真地准备下一次的2021女子联赛。

  李知炫:此次2020年预览女子联赛是为受新冠病毒的影响,连剩下的几个棋类比赛都能否举行变得不确定,这是为了失去对局机会的棋手准备的。 因为是首次尝试,准备过程非常短,所以不完美。 我相信在下次比赛中,我们一定会展现出更好的状态。关于网络对局,我认为如果女职业棋手们先进行尝试,并找到能够展开公平比赛的方法的话,对整个围棋界也会有所帮助。

  记者:最后对读者说一句话。

  李知炫:最近世界变化太快了,人工智能问世之后更是如此。渐渐地,追求舒适、简单的时代正在到来。在这个时代,我更能感受到围棋的珍贵,围棋追求“深度”,在这日新月异的世界里,能够自己领悟到深刻的道理是多么让人高兴啊?希望围棋的魅力能广为流传,并希望得到推广。

  (编译:顾瑶)